查看: 2053|回复: 0

智利的养老金体制“老”而弥“坚”吗?

[复制链接]

910

主题

910

帖子

273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734
发表于 2016-9-26 13:4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5年前,刚推出的智利养老金制度以革故鼎新而闻名于世。而今,当年的参与者垂垂老矣,到了退休年龄,这一制度又面临新的审视。布什总统也提倡采用这一计划中的某些内容,来改革美国的社会保障体系。


 


不久前,在圣地亚哥举行的沃顿全球校友论坛上,沃顿养老金研究委员会主席奥丽维亚·米歇尔(Olivia Mitchell)主持了一个主题为“输出养老金革命:智利和智利之外”的讨论会。米歇尔认为,即将到来的智利总统竞选势必就该体系是否足以防止老年贫困问题带来更激烈的辩论。


 


米歇尔说:“一谈到智利体制成效如何,使哪些人受益,人们便议论纷纷。其中一些观点也被美国媒体热炒,因为美国的社会保障体系改革也是一个烫手山芋。”


 


从前由政府管理的养老金体系崩溃后,智利于1981年通过了国家固定缴款养老金制度。这一计划的核心内容是,要求工人们将他们收入的10%存入个人存款账户。11个拉丁美洲国家如法炮制,用固定缴款集资的个人存款账户取代了破产的国家管理养老金体系。米歇尔说:“这一改革已在整个南北美洲推广,许多人将其奉为运作良好的公民个人账户体系典范。”总的来说,智利的体制从实施伊始即为存款人带来了10%的实际回报率。她补充道:“这使得该制度广受欢迎。不过,它将来能否一如既往,其他国家是否能如法炮制,目前还不清楚。”


半年的缓冲


 


200412月,世界银行发布了一份题为“拉丁美洲:遵守社会保障的承诺”的报告,指出这些改革减少了财政债务,促进了国家金融领域的发展,加强了养老金体系的公正性。“最重要的是,”报告声称,“向个人账户的转变是一个重要的结构性进步,它将使当前的养老金体系实现收入源源不断的目的……但是,这里也有令人大失所望之处,主要是它未能将社会保障制度在全社会更大范围内推广。”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制度的运作情况,米歇尔及两名宾夕法尼亚大学经济系的研究人员杰尔·贝尔曼(Jere Behrman)和佩德拉·陶德(Petra Todd),与智利大学的Centro de Microdatos展开合作,以考察来自养老金制度参与者和政府记录的调查数据。


米歇尔说,对这一体系的一个关注点是所谓缴款密度问题——即人一生中向这一体系缴款的模式。如果人们缴款的时间不够长,他们可能攒不够钱,因而不能获得足够的养老金收益。在智利,国家要求那些“正式”部门领薪工作的人遵照这一制度进行缴款。智利不像美国,不要求个体工作者缴款,当然,如果他们愿意,也可以这样做。


米歇尔说,初步的调查显示,平均每个智利工人有一半的时间向养老金系统缴款。“这说明,到退休时,他(她)很可能会提供足够的缴款,从而有资格获得收益。”米歇尔还说,调查数据的初步分析表明,不缴款的人群中,四分之三为女性,而这些女性中的三分之二不是一家之主。“很有可能,不少女性的家中,可从丈夫的养老金制度中获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至少还有些家庭保障可言,或可减轻决策者的忧虑。”


米歇尔指出,新的数据还显示,过去24个月中,正式部门的工作人员中有19个月缴款。而在不要求缴款的部门,工作人员过去2年里只有6个月的缴款。


为了了解家庭资产中可能用于退休后生活的数目,宾州大学的研究人员询问被调查者:如果遇到某种家庭紧急事件,如疾病或者自然灾害,他们是否能维持六个月的生活。正式部门的工作人员中,有三分之一认为他们有这笔应急基金。而在那些不受国家养老金体系缴款要求的人中间,只有五分之一的人能渡过六个月的紧急难关。


米歇尔说,这些也许不能说明所有的问题,但是它与美国工人的缴款情况非常类似。研究者们下一步的计划是,在调查家庭资金外,也考察在经济与健康危机的情况下,社会和私人保险资金的情况。米歇尔说:“我们的考察对象不仅限于个人,也包括家庭,我们希望描绘出不同类型家庭的薄弱之处,不管他们是不是养老金制度的参与者。”


到现在为止,调查显示出人们对金融知识知之甚少。她说:“让我失望的结果是人们对于养老金制度的了解少得可怜,我们在美国也发现了同样的情况。人们对此不太关注。”


比如,米歇尔建议,参与者应报告他们的缴款率。近20年来,国家要求的缴款率是工资的10%。但是,调查中,许多人不知道他们的缴款率,80%的人不知道他们要获得的收益如何计算,而一半以上的人不知道他们养老金余额。


米歇尔说,此外,参与体系的人中,90%不知道佣金、服务费和其它费用的比例。“要让人们了解退休的基本需要,了解他们缴款存入的体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第一批参与这一制度至少超过二十年的退休者,正开始获得收益。米歇尔说,出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大量的退休人员正把他们的养老金收益转换成年金。私人年金能给所有者带来一套有保障的生活费,但在美国,人们对它的需求很小。“因为,在美国,我们有社会保障体系,这本身即是年金,所以人们对这种年金需求较少。相反,在智利,很多人要依赖自己的储蓄度过余生。后一种情况下,人们显然会投资年金了。


多种基金的投资选择


米歇尔注意到,2003年,智利政府简化了领取养老金者购买年金的程序。从前,消费者要自己在市场中搜寻,而现在,政府建立了一个网上票据交换所,消费者可以匿名进入站点,让保险公司竞争业务。结果显而易见:投保人的成本大大降低了。“这是个很有效的办法,”米歇尔说。“政府认为这是简化理财程序的一个重大步骤。”


总体说来,金融市场从智利的体制中获得了收益。米歇尔说:“发展中国家的一个问题是,它们缺乏发展良好的金融市场。一个拥有资金来源的养老金体系,即可有助于保险行业的建设,也有助于金融行业的建设。”


她补充道,智利刚开始向储户提供多种基金的投资选择。“这一体制下的人是如何选择投资组合的呢?我对此极有兴趣。最后,他们会大量交易,还是会把钱存进去便不管?美国的情况是,有些人在他们的401(k)计划中进行大量交易。这样做成本昂贵,会让他们破费不少。”


 


米歇尔说,智利新的退休者开始支取他们的养老金储蓄时,还有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政府会从以前体系的资产中再给他们支付多少钱?米歇尔说,在接下来的510年里,退休人员需要将“承诺的钱”兑换成现金,政府“必须拿出一些资金,数目与他们投入旧体制中的价值相符”,“这不一定是保险统计的估价,但这是对旧制度义务的承认。”


智利整体社会保障体系的另一个组成部分是其健康保险的代金券制。工人们可以把自己收入的7%投入公共或私人健康保险。米歇尔和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研究小组希望,通过研究这一体系,来测量美国对私人保险的信贷和代金券的可能反应。这些私人保险是作为医疗保障体系附加选择的延伸,提供给医保受益人的;或者是如布什政府提案中所述,旨在降低没有医疗保险的贫困家庭的数量。


米歇尔说,研究者们也将调查智利的制度是否能推迟女性的退休年龄。目前,女性60岁退休,而男性到65岁后才领养老金。“女性的退休年龄较早,并没有什么充分的理由。女性的平均寿命更长,因此,如果让她们60岁退休,拿养老年金或者一次付款,在未来的退休生涯中,她们的生活费将非常少。”


米歇尔还提出,女性退休年龄偏早,这一现象值得关注:它可能导致雇主对女性的歧视,因为他们担心女性会过早的离开岗位,而且对她们培训的投资也不会像在男性那里得到长期回报。


智利的制度要求参与者至少缴款20年,才能获得最低养老收益。世界银行的报告指出,参与者在达到最低值后,可以停止缴款。智利全国年人均收入约6000美元,而最低养老收益约占这一数字的四分之一。


米歇尔指出,智利政府已经为那些最贫困的老年人制定了一个福利养老金计划,这种方法可筛出那些拥有相当收入和财产的受益人。

    说到底,这些措施是否够用?“人们并未意识到,养老金制度要取得成果,需要年复一年的努力,”米歇尔说。“智利有许多收入低,技能差的人。每个国家都为自己人口的贫困而忧虑——不管他们在工作,还是已经退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Xinhui Inc.

GMT+8, 2020-6-1 07:45 , Processed in 0.01907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12Reads 管理人论坛

© 2001-2017 Xinhui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