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02|回复: 0

大陆漂移:联系欧美的纽带为何出现松脱?

[复制链接]

910

主题

910

帖子

273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734
发表于 2016-9-26 13:4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世界的地理政治版图正在发生转变,根据杰里米·李弗金(Jeremy Rifkin)的新著《欧洲梦:欧洲的远景是如何悄悄让美国梦黯然失色的》,最令人激动的变化可能在欧洲大陆发生。与地壳板块的运动所造成大陆的分离相似,欧盟和美国也正在彼此远离,北约联盟和自1718世纪启蒙时代以来的文化传承也出现了关系紧张。


李弗金现任职华盛顿特区经济趋势基金会总裁,并在沃顿研究员计划高级管理教育项目中授课。他相信,欧洲共同的价值观和根深蒂固的文化传统将支持欧洲在21世纪崛起为世界强权。联系欧洲与美国的纽带则将会以不利于美国的方式松开。美国“佳城在山”的意识形态和自足感将阻碍美国继续走向仅仅几年前在克林顿任期中所描绘的未来前景。


长期以来,欧洲和美国有着太多的共通之处。例如,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直接受到十年前美国独立革命的启发。但是在对这些重大政治剧变的影响进行研究之后,我们发现即便在那时候,欧洲和美国之间仍然存在着重大的差异。美国《独立宣言》所宣扬的是人具有“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而在攻陷巴士底狱之后,法国大众的呼声则是“自由、平等和博爱”。这种表述上的差异更多地体现出一种本质的不同,而不是翻译用词的差别。


李弗金的《欧洲梦》一书令人回想起20世纪托克维尔所著的《美国的民主》。与托克维尔一样,李弗金采用了一种新颖的方式对政治、社会和经济组织加以审视。但是,这一次是欧洲接过了领导的大旗,赋予了“民主”一种新的具有民粹主义色彩的含义。在大西洋彼岸,美国对自由的诠释仍然与启蒙运动以来的理论家所珍视的财产权学说联系在一起。


博爱是法国大革命三大理想的最后一项。当美国社会因缺少具有一定凝聚力的社会团结而受到威胁之时,博爱对于欧洲继续崛起成为世界的超级强权仍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李弗金的论断正确,那么欧洲在二战结束后逐渐显露的合作取向将会胜过美国的“刚毅的个人主义”——这是一个在许多方面都困扰着李弗金的问题。在表露了他投身于美国梦——“我一生精神和哲学的指引”——的同时,他也援引了大量的证据说明美国的价值观在吸引力和力度两方面都正趋于衰落。


李弗金对于当代美国的思索不断围绕着美国社会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个人和政府债务的螺旋攀升以及自从20世纪60年代以来人们政治参与热情的急剧滑落等方面展开。他写道,“对于那些生活在上层和底层的人们而言,美国梦正失去其威望……,而在此过程中,正造成美国民众的分裂。”


欧洲已成为“新世界”。欧盟在吸收了前华沙条约中的东欧各国之后,已然发展成为一个大陆规模的体系。更具革命性的是欧盟的内部结构。欧盟正在朝着一体化的方向努力,这个一体化体系内部的国家边界只是过去那些民族主义岁月所遗留的痕迹而已。经济断层和宗教及社会理念的冲突也正在消失。一种团结感和认同感正在形成,在年轻人中这种认同感更甚。在中世纪基督教盛行欧洲之后,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现象。


“奇迹”年代并非奇迹


《欧洲梦》对推动欧盟低调变革的人口统计学因素以及经济力量进行了详尽的分析。李弗金注意到,组成欧盟的各家人口共有4.55亿,超过美国的人口数量2.93亿。欧盟是世界上最大的商品和服务贸易实体。2003年,欧盟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量达到10.5万亿美元,不但超过美国10.4万亿美元的GDP,而且差不多比中国GDP6.5倍。


20世纪90年代的“美国奇迹”常被与欧洲近年来的出色表现相提并论。但是,李弗金对美国就业增长情况——90年代“美国奇迹”的基石——的分析结论却并不乐观。美国的失业率从1992年的7.5%下降到2000年的4%,这看似让人印象深刻,但是这些数字应当根据一些其他因素加以调整。李弗金注意到美国差不多有2%的成年男性劳动力是监狱的囚犯。而且“奇迹”年代中所新增的许多就业岗位是临时或兼职的就业岗位。更糟的是,2百万失业工人未被纳入失业统计中。根据李弗金的计算,美国2003年的实际失业率应当是9%


李弗金对欧洲和美国经济的评估分析超越了单纯统计分析的层面。在他的新书中,更多的是对欧洲思想模式的哲学探索,这些思想模式现在正促使曾经敌对的各民族在泛欧范围内于社会、环境以及经济合作等方面取得共识。


在李弗金对欧洲文化的解读中最有意思、甚至有点讽刺意味的一点是,许多源于18世纪启蒙运动的理想在欧洲已经失去了它们的魅力。而在美国梦之中,它们仍然有着强大的影响力。人们几乎很难想象除了由洛克、卢梭和黑格尔所提出的财产权、个人自由和隐私观念之外,还存在着更欧洲化的东西。但是令人吃惊的是,它们的影响已经消退,取而代之的是福柯等社会理论学家的理论,这些社会理论学家强调在欧洲社会中对“治理能力”互动体系的需求。在福柯的体系中,社会依赖性与个人独立性是交织在一起的,这就倾向于一种极为不同的政府形式。


对美国革命的理想至关重要的启蒙运动思想,至今仍在美国占据着主导地位。李弗金认为,如果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在这样一个日趋复杂的世界中,许多美国政治学家对待这些神圣理想的热情似乎是对启蒙运动理论的“极端滑稽的模仿”。而在欧洲,这些启蒙运动理论已经经过抗衡力量的调和。


这些抗衡力量包括欧洲民族和谐生存的能力以及根据强调合作互助的职业理念对生活进行规范的能力。李弗金特别提到近期信息革命的发展,用来对这种合作理念在实际中的应用进行佐证。他所举的例子是瑞士诺华制药公司(Novartis),该公司通过计算机阵列系统所连接的2,700台台式电脑具有了超级计算机的计算能力,公司因此无需专门购置一台超级计算机。阵列技术正在欧洲普及开来,其发展情况远远超过美国。


诺华公司用来创建其阵列系统所使用的软件是由一家美国公司开发的。这只是欧洲超越美国过程中具有讽刺意味的事件之一。当然,欧盟各国并不只是使用美国的技术。欧洲各国正慢慢建立起类似于1787年的美国宪法那种可以维系统一的文献和举措。1999年欧元的推出只不过是这一过程中最为耀眼的一部分而已,这种联合规划和管理的持续努力正在将欧洲民族凝聚在一起。正如美国宪法替代了《联邦条例》之后美国各州的州界不再成为壁垒一样,曾经由要塞和敌对军队守卫的欧洲各国边界也将会渐渐淡出历史的舞台。


但是,李弗金对现实有着清醒的认识。在完全整合的大陆体系这一远景实现之前,欧盟还面临着一系列的问题。他所列举的重大挑战包括欧洲人口老龄化以及在欧盟统一领导下的独立军队问题。现有问题及其解决方案有可能促生新的难题。如果要解决人口数量下降的问题以及改善安全状况,欧盟还必须处理其境内移民数量快速增长的挑战。


移民问题的解决有可能是欧盟能否存在下去的试金石。绝大多数的新移民来自巴基斯坦、阿尔及利亚和土耳其等伊斯兰国家。尽管大多数人在艰难的努力之后能让人惊叹地在新国家里定居下来,但是也发生了一些重大的负面事件。文化差异、对就业岗位的竞争、有关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历史上冲突的记忆,以及对恐怖袭击(最近的一起是2004311日由一批摩洛哥人在马德里制造的恐怖事件)的猜疑和担心等等,都已经在拉紧欧洲的神经。


李弗金也注意到“欧洲人根深蒂固的悲观情结”可能成为欧洲梦实现的最大绊脚石。许多“设计完美”的统一欧洲的计划都不幸中途夭折。拿破仑失败之后维也纳安全计划以及一战之后的国际联盟仍然让人记忆犹新。如果说严重的经济或政治倒退会削弱欧盟的凝聚力的话,那么欧洲民族在处理这些危机时的心态就显得至关重要。悲观,或者说是天性中对过去深深的失望情绪,将会是致命的威胁。

    如果欧洲梦最终要依靠美国不可战胜的“有志者事竟成”的精神予以实现,那倒真有点恰到好处的讽刺意味。反过来说,如果欧洲各民族之间的合作范例以及对“自由、平等、博爱”这种共同价值观的奉献能够让美国自身的理想重新振兴的话,就更加令人鼓舞了。

    本文发表于20041020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Xinhui Inc.

GMT+8, 2020-6-1 07:04 , Processed in 0.01909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12Reads 管理人论坛

© 2001-2017 Xinhui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