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035|回复: 0

要发展更快:印度企业必须从政府管制中释放出来

[复制链接]

910

主题

910

帖子

273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734
发表于 2016-9-26 13:4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两位对印度有着全面了解的资深记者说:印度的经济本来可以达到两位数的增长,但是真要做到这一步,地方政客和官僚们则必须行动起来,打破官僚主义的束缚,将那些效率低下的国营公司转为私人经营。


“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印度的发展就是一个浪费机会的故事。” 在费城近期举行的沃顿印度经济论坛上《经济学家》杂志的副主编克里弗·克鲁克(Clive Crook)就是这样告诉那些与会者,“当你和政治家和公务员交谈的时候,你从未感觉这个国家正在急速发展,相反到了中国,你却会深有体会。印度愿意容忍那些远不应该如此糟糕的政策和治理。”


印度奇奈的本地报纸《商业报道》的联合编辑凡努格帕(K. Venugopal)同意这一说法,并指出私营化已经激发了许多行业的发展。从政府的束缚中解脱出来的电信、航空和人寿保险已经步入繁荣。“最近开放的人寿保险业已经吸引了十三家新的公司。”他说。


但是一名印度的高级官员对记者的分析提出异议。印度国家农业和农村发展银行主席兰加纳·库马(Ranjana Kumar)在讨论印度为什么没能像有些国家一样快速发展时说到,原因在于印度是一个民主国家,不能简单的命令国民按照政府的意愿行事。“因为在印度,人民是最重要的。” 她接着说道,无论是居民还是评论家,人们都必须有耐心等待冗长但是公正的民主决议进程。


毫无疑问,三个座谈小组都认为印度的经济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将以每年6%8%的速度增长,而以往的增长速度不过只有3%,被许多人讽刺地评价为“印度式增速”。美国和欧洲公司或者在这里设立办事处,或者将工作外包给印度公司。他们利用这里的技术优势和相对低廉的人工成本,比如印度的电脑程序员、工程师和医生的低工资。这些投资不仅刺激了本土公司的发展,还促进了投资资本的增加。最终,这些新的财富将通过新贵的企业家和工人的消费以及储蓄而流向其他行业。


但是克鲁克和凡努格帕都说,印度政府及其居民几乎都没这种耐心。印度的官员要不马上奋发进取,就有可能输给中国和其他快速发展的国家。如果他们这么做了,印度经济的年增长率也许会达到10%,就像中国的预计增长率一样高。


根据克鲁克的说法,比较一下印度的大型机场和中国的大型机场就已经完全说明了问题。“印度的每一名政府家和官员都应该去一次上海,为他们在一个贫困国家所见到的现代机场而羞愧难当。没有什么借口可以来解释为什么印度没能建造一个现代化机场,向外国投资者展现‘看,我们是一个开放的市场’。当你飞到孟买,第一感觉就是‘没搞错吧?来这里行吗?’我都可以想到几十家愿意来孟买建造新机场的西方大公司。可是为什么我们没能做到这一步?原因就在于印度政府高层对那些所谓的控制的迷恋。”


主持小组讨论的沃顿商学院商业和公共政策教授布鲁斯·艾伦(W. Bruce Allen )回应了克鲁克的观点。“我曾经去过上海和孟买,”他说,“当我到了孟买的国际到达出口的时候,我在想:‘还有比这儿更糟的地方吗?’而答案是‘还有更糟的’,因为接下来我去了国内到达出口。虽然在那之后还是有一些进步的,但是一个外来者的感受的确就是那样。”


减小干预及其作用


凡努格帕指出,在政府放松管制的工业领域,已经取得了非凡的成绩。他说,在国家减少了对电信产业管制的十年间,电话机的数量成十倍的增长。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航空业上。作为印度全国性的国家航空公司,印度航空在1992年承载了800万乘客。两年以后,一家名为捷特航空(JetAirway)的私人航空公司开始运营。今天,这家公司被公认为是印度国内最好的航空公司,并且一些人还认为它是世界上最好的。从整体上来说,印度航空业一年运载乘客3300万人次。凡努格帕指出,尽管如此,印度航空公司仍然占据了一个细分市场。也许这家国营的航空公司服务不怎么样,但是它的价格却保持全国最低。这给私人航空公司带来了压力,迫使他们将票价保持在一个合理范围内。


凡努格帕说,与此相反,那些还处于政府严格管制下的行业在发展之路上走得踉踉跄跄。一个非常尖锐而关键的例子就是能源工业,真是“哭着喊着要改革”。他特别提到,在过去的十年内,印度煤炭价格的涨幅已经超过了国际价格涨幅。更糟糕的是,印度煤炭的品质在不断下降。他指出:“在1980年到2002年之间,每吨煤炭所产生的能量下降了20%。”后果就是印度公司所支付的电费,不仅超出了他们本应支付的价格,比其他各国的同行业竞争者还要高。“电力工业一直被国家垄断。政府已经颁布了新的电力法,虽然承诺开放这个行业,但是前方还有太多绊脚石。”


生怕这些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批评太过刺耳,克鲁克指出他的祖国英国也在全力对付同样的问题,即今天的印度所面临的政治和经济改革。“我了解英国政府和官僚机构的态度,”他说,“但是在英国,我们曾出现了玛格丽特·撒切尔。撒切尔主义认为英国对于旧式的统治方式尤其是贸易联盟已经受够了。撒切尔夫人整顿了这一系统。这是一次波涛汹涌的改革。而这也正是印度急需的。但是很不幸,我没有看到任何改革的迹象。印度并没有因为自己落后于像中国这样的国家而感到充分的不满。”


库马反驳了克鲁克的评论,说他过分夸张了印度官员的真实态度。她坚持认为,那些掌控国营工业的印度官员知道他们必须改革,并且已经开始这么做了。“一切已经十分清楚,那就是你们必须讲究效率。你们得赚钱。但是惊人的变化都不可能一蹴而就。这可不是什么百米冲刺。它需要时间。”


等待也许是必需的,对于印度,这既是问题,也是机遇。凡努格帕指出,和许多发展中国家一样,印度将很快面临严重的人口问题。今天,印度拥有4.85亿的劳动人口,大约4.63亿的人口未满20周岁。到了2020年,这些年轻人将进入劳动力的队伍,而仅有1.06亿的印度劳动人口退休。这意味着未来的劳动人口将增加3亿。


“这比整个美国的人口还要多。”他说,“我们的挑战就是为这些3亿多人口找到工作。而机遇就是如果我们真的可以有这么多工作岗位,想象一下,这将会如何改变GDP的增长速度。这就是中国快速发展的原因。”


    本文发表于2005112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Xinhui Inc.

GMT+8, 2020-6-1 07:39 , Processed in 0.01973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12Reads 管理人论坛

© 2001-2017 Xinhui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