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42|回复: 0

在发展中国家投资的多元目标

[复制链接]

910

主题

910

帖子

273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734
发表于 2016-9-26 13:4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几乎所有的发展专家历来都认为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投资是消除其数十亿贫困人口经济困境的关键要素。但是近年来,对于如何进行投资的看法正在发生改变。


二十年前,比较一致的看法也许是向大型工厂或水力发电水坝项目提供融资。而现在,一些主要的发展署和机构投资者正试图将“三赢” ——对兼顾利润、环境责任和社会责任影响的投资策略的简称——作为投资目标。这是在近期沃顿商学院所举办的联合国全球影响力学术会议“跨越鸿沟:环境可持续发展” 上,许多学者、分析人士、商界高管和非政府发展署代表所传递的信息。


这概念听起来不错,但是如何运作呢?目前,在全球范围内选择那些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和环境责任的公司对于投资者来说正变得越来越容易。例如:新投(Innovest),一家位于纽约的战略价值顾问公司,采用与常规信用评级机构类似的AAA-CCC评级方式发布全球2100家公司的公司绩效、社会绩效和环境绩效的评级指标。这几千家公司绝大多数都是高市值公司。尽管华尔街对此可能不感兴趣,但是该公司25名分析人员的工作还是吸引了十几家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的注意。全球最大的机构投资者State Street甚至还是该公司的股东之一。


采用新投评级服务的投资者显然能获取更高水平的回报。新投总裁贺森·巴泽尔(Hewson Baltzell)告知与会者,一些大型机构投资者采用了他们的投资组合标准,回报令人满意。新投的评级数据影响的是这种组合中的行业和地区比例——而不是所选择的股票种类。巴泽尔称,State Street的国际顾问曾对从1998年至2004年前两个月之间具有可持续评分值较高的顶级公司进行回溯测试,结果发现核心环境投资组合以巨大的盈利优势胜出——以总复利回报率计为41.52%,远远超出S& 500的回报率0.70%


领先者的优势如此巨大听上去与我们的直觉相悖,但是巴泽尔对新投的评级服务可用作预测企业今后绩效的先行指标提出了充分的理由,“这是由于我们关注比财务回报更广泛的一系列指标。”


尽管新投所提供的服务取得了优异纪录,但是巴泽尔对主要投资公司致力于可持续投资的努力程度仍持怀疑态度。“尽管作为一家公司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我们的客户名单也已经相当有分量,但是我还是认为市场上存在着很多空谈……说了很多而没有实际行动。”


例如,一家主要的华尔街资产管理公司宣称其分析人员在所有的研究活动中都在使用可持续发展指标,但是巴泽尔称事实并非如此。“我很抱歉地指出这并不是事实,”他说道,“有时[他们的分析人员]会看一下,但是很多人并不这么做。绝大多数人对我们讨论的东西一无所知。”


三赢公司


在发展中国家的市场上挑选这样的三赢公司由于种种原因更加困难。一方面是因为很少有投资者进行此类投资。据国际金融公司(IFC)的环境金融部门经理路易斯·布斯丁(Louis Boorsti)称,尽管私募资本在一些发展中国家有大量投资,但是他们忽略了更加偏远的地区。在本次会议上,布斯丁与巴泽尔同在一个小组。“许多人称在过去的10-15年里,私营公司已经成为发展中国家的主要资本来源。但是如果你是在巴西、中国或者这10-12个主要接受投资的国家以外生活,你将很少能[看到]私募资本。”


另一个问题可能与私募股本投资模式自身有关。作为发达国家中一种重要的风险基金机制,史蒂文·沙姆特(Stephen M. Sammut)问道,私募股本投资的欧美模式是否适用于发展中国家的市场呢?他是布瑞尔(Burrill)投资公司的风险投资合伙人,沃顿商学院的高级研究员,在沃顿商学院教授有关新兴市场中私募股本的课程。“答案实际上是:不行!这根本行不通。理由是两类市场的资本市场结构不同,企业家才干不同,技术本质及其研发和生产的环境都完全不同。”


布斯丁所领导的IFC环境金融部门发现运作私募股本基金的投资有一定难度。“这些对我们非常具有挑战性,”布斯丁说,“我认为真正的问题是我们最终可以投资的候选企业数量比预期要少,而且绝大多数都是难于合作的中小型企业。”布斯丁的部门管理着2.5亿美元的投资,主要投资对象是那些致力于改善发展中国家环境质量的公司。他还提到,尽管存在着他所提到的困难,世界银行的这一部门现在正通过一个专门机构来运作其私募股本的投资,而且这一举措看来更为成功。


公共部门投资


公共部门的直接投资也同样不是件容易的事。布斯丁回想起一个团队曾就一种新型饲料在非洲分销业务的投资事宜前来洽商。这些未来的投资者希望“对一批在非洲经营此类业务的小公司进行投资。”


布斯丁看着他们说,“根据我们的经验,这是行不通的。这种方法完全不对。你们应当深入下去找出这些分销商,确定谁在为销售提供资金支持,致力与当地机构合作,激励他们把你们想做的事情作为目标。”他告诫投资者,“千万别把你的资金投给非洲农村地区的一批小公司,因为那样做你不但会血本无归,而且也无法实现你的公共目标。”


也许是为了回避上述种种困难,IFC的投资组合中约有1/3是对当地银行和金融机构的投资。布斯丁认为,“因为我们有大批职员在投资所在地区——我想有7080家当地办公室工作,因此即使我们在华盛顿,我们仍认识到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的最佳措施之一是发展当地的金融机构。”


作为直接投资者,IFC总是试图寻找其他投资者共同投资。布斯丁称除非有其他投资者也对该项目感兴趣,否则他的部门不会投入资金。“实际上,我认为这是一条非常棒的准则……我们是合作伙伴,我们与其他投资者承担同样的风险。作为多边机构,我们享有一些便利,但是基本上我们并不享有特殊保护。我们没有政府担保——世界银行就不一样——我们不能这样做。”


在投资项目的选择上,布斯丁称他们寻找那些最终能自我发展的项目。“事实是,项目必须最终能够自己养活自己。否则就必须有人永远提供补助,我们可没有钱这么做。”


能利用现有关系网络的公司也受到更多的青睐。“在发展中国家拥有现有关系网络意味着巨大的优势。”焦点案例:他提到至少两家IFC与孟加拉国格兰密(Grameen)银行联合投资的公司。一家是太阳能公司,另一家是手机电话公司格兰密 。两家公司都与已在该国各乡镇建立了强大网络的小额信贷项目有合作关系。


缺乏便利的投资退出渠道是另一项挑战。沙姆特称缺乏资本退出途径是阻碍大量投资投向发展中国家的障碍之一。他建议,自我清偿式的负债融资是一条通融之道。


但是第一世界和第三世界之间的文化和地域差异也许才是最大的挑战,对于私人投资者更是如此。“例如,如果管理层表现不佳,通常的解决办法是接手公司的控制权,但在第三世界这样却并不可行。要让家族企业放弃对公司的控制权是非常困难的,即使我们能做到的话,我又从哪里找到合适的人选去经营一家位于安第斯山中部的太阳能公司呢?”


本文发表于2005114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Xinhui Inc.

GMT+8, 2020-6-1 05:49 , Processed in 0.02223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12Reads 管理人论坛

© 2001-2017 Xinhui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