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041|回复: 0

在发展中国家创建可持续发展的新企业

[复制链接]

910

主题

910

帖子

273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734
发表于 2016-9-26 13:4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创建新企业总是有风险的。甚至在发达经济体中,其失败率也远远高于成功率。在发展中国家经济体中,风险更为加倍。在糟糕的交通条件、没有保障的供电、腐败的官僚以及贫穷的消费者群体构成的环境里,即便是执行一项最简单的计划也是一种挑战。


近期在沃顿商学院所举办的题为“跨越鸿沟:环境可持续发展” 联合国全球影响力学术会议上,一些企业家和商界高管就初创企业所面临的挑战和个人回报进行了演讲,这些企业都创建在那些大多数人仍需为温饱而努力的国家中。


演讲嘉宾包括一名在孟加拉国创立营利性移动电话服务的企业家、一名在莫桑比克提供非营利性医疗物流服务的创始人和一名跨国公司高管。后者所管理的团队向墨西哥最贫困的农民提供高产的杂交玉米品种。


伊可布·奎德(Iqbal Quadir)现在是哈佛大学肯尼迪公共管理学院的教授和格兰密电话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他在孟加拉国创建移动电话公司的想法始于九十年代初一次工作中的计算机网络中断事故,那时他正在纽约的一家投资银行工作。他说,当他等待计算机网络恢复连接时,他回忆起了一段童年时代的经历。有一次,他的母亲让他去下一个镇子为他的弟妹买药。“我整个上午都在赶路,这段路大概有10英里左右。中午我赶到那个镇子,但是药没有了。于是我还得用整个下午往回赶。”那时因为没有电话给他造成的很大麻烦,就像他在纽约的办公室里因为网络中断给他造成的麻烦一样。他继续说道,“很自然地,我把两件经历放在一起。我认识到,连通就是生产力。”


随后,奎德找出了相关统计数据,数据显示将电话引入不发达国家市场可以产生生产力和经济发展方面的巨大收益。“[一部]新电话在发达国家提供不了多少增值。但是一部新移动电话在贫穷国家所产生的GNP价值是巨大的,相当于5,000美元。”奎德也发现世界银行等发展机构鲜有电信项目的投资。


为了消除有关认为无线通讯网络对于穷人没有多少价值的怀疑论调,奎德必须打破一些市场中的流行的谬见。第一个谬见是贫穷的消费者无力支付电话服务。他分析道,如果所提供的是生产力工具,那么就不应该考虑目前的消费者收入水平。如果该工具的确有助于提高生产力,那么它最终能够提供收益而盖过成本。这就像美国工人如何支付汽车货款一样,他也许无法立即付清全部车款,但是他可以通过驾车去工作所挣的收入来分期支付车款。


奎德还必须面对的第二个论调是—一部电话——尤其是一部移动电话——听上去像奢侈品。而现实情况是:没有电话的成本是相当高的。奎德认为,“事实上,穷人因为没有电话而付出了很多隐性成本。”考虑到时间的浪费和机会的错失,因没有电话而产生的成本是非常昂贵的。


另一个关键概念是使用电信服务并不意味着必须拥有电信设备。尽管绝大多数西方消费者把移动电话视作个人通讯设施,但是向贫穷地区的消费者销售电话的做法是行不通的。格兰密电话公司的做法是将移动电话分发给镇子里的若干妇女,后者再通过销售电话服务进行收费,在这一过程中她们也能获得一部分收入。


尽管这些概念听上去很有道理,但是真正创办这个企业可不那么容易。尽管奎德得到了格兰密银行的合作,后者作为小额信贷机构向生活在孟加拉国最贫困乡镇的妇女提供小金额贷款,但是奎德称他并没有从政府和政府的电信机构得到多少帮助。为了避开来自政府方面相关利益方的反对,奎德在正式运营前花费了数年发展了一批盟友——其他九个利益相关方,他们都相信更好的电信服务能产生效益的理念。


奎德在他的演讲和其后的问答环节中反复强调了一点,外部的企业家和投资者常常对发展中国家经济中政府的角色产生误解。他认为,在他本人的经历中,政府不但没有有效地帮助创业企业发展,相反地常常成为企业发展的阻力。“贫穷国家中存在大量公共和私营部门暗箱操作的合作关系,这是很严重的问题。”


奎德认为原因在于经济权力的缺失常常演变成为政治权力的缺失。这就意味着尽管政府理论上应能向最需要的人群提供更多的支持,但是政府也可以不这样做而且不会受到惩罚。他指出,由于这种形势的存在,提供给政府的援助事实上经常会使本该受到帮助的人群变得更加贫困。


与奎德一样,布莱斯·朱迪亚-赛图(Blaise Judja-Sato)也对网络的价值进行了大量思考。尽管他的机构“到达村庄VillageReach)所提供的是有形服务,例如向莫桑比克最贫穷最偏远地区的乡村诊所运送药品,赛图还是将他这家位于西雅图的非营利机构比作计算机的操作系统:“我们希望建立一个操作系统,从而使偏远地区的服务提供商能把精力集中于服务本身,”——这一理念显然与他的主要资助商之一盖茨基金会不谋而合。


他的想法是在贫困国家里建立物流基础设施,从而使非营利机构运送服务和产品更为便捷。他的目标是使那些愿意帮助贫困人口的服务提供商能把精力集中于服务本身,而无须担心物流或基础设施。


赛图的非营利性企业始于一个电话。这位沃顿商学院的毕业生在创建“到达村庄”前拥有10年的电信行业从业经历。他回忆道,“四年前,莫桑比克屡遭大洪水肆虐,我的一个朋友打电话向我求助。所有的事情都是从那时开始的。”


与格兰密电话公司类似,“到达村庄”的部分商业概念也是来自于对一些传统观念的再思考。对于“到达村庄”而言,关键问题是认识到,如果能把营利性活动和非营利目标结合起来,那么他们的非营利企业会取得最大的成功。例如,他们的客户都是位于偏远地区保健诊所,在了解到这些诊所的需求并不仅限于药物,而且还包括冷冻这些药物所需的能源之后,赛图的团队创建了一家供应丙烷的公司。这家公司的服务不但满足药物保质的需求,而且能满足酒店和宾馆正常营业的需求,甚至还能帮助渔民储存他们的鱼货。他说道,“在过去,渔民出海回来后就不得不马上售完所有的鱼货。而现在由于有了冷冻措施,他们可以储存它们的鱼货,卖出更好的价格。”


跨国商业巨头在向发展中国家市场提供新产品时所面临的是一系列不同的挑战。最主要的决策之一是确定帮助的对象和方法。杜邦公司拉美区总裁艾德杜·万尼克(Eduardo Wanick)称,杜邦这家位于特拉华州有着200年历史的公司拥有5,100名从事产品研发的科学家和研究人员,他们传统上主要面向全球8亿最富有的人群所在的经济体提供产品。但是,随着对环境和可持续发展关注的加大,他们开始寻求发展中世界里的机遇。


杜邦的团队决定开始致力于向发展中国家(主要是拉丁美洲国家,特别是墨西哥)提供更多的产品。万尼克称,团队从75个候选商业计划中筛选出14个进行更详细的调查分析。最终,公司选定了一个向墨西哥最贫困农户提供高产玉米的项目,这些农户所种植的玉米每公顷产量仅为该国最高产农户产量的七分之一。在对该国约150名农民进行采访以了解他们的需求后,杜邦的科学家对该国每一地区都开发了专用的杂交玉米品种。他说,在使用新的玉米品种之后,农民的收成可以从每公顷1.5吨提高到每公顷3吨。


然而,随着杜邦的研究人员对农民的情况有着更深入的了解之后,他们认识到农民的需求远不止是新型种子。“我们把玉米看作易于销售的商品。但是请记住,这些农民都是传统的农民,因此他们所种植的玉米绝大多数被用在自己的农场和家庭中,或被用作动物饲料。他们和销售活动几乎没有什么联系。”因此杜邦还帮助该项目中的17,000名农民开发新的销售渠道。


在随后的问答环节中,万尼克表示他同意奎德的观点,发展中国家的公共部门是 “非常复杂的”合作伙伴——他这种外交辞令引来了观众的一阵笑声。但是,他补充道,墨西哥科技部对杜邦的新型杂交玉米品种研发项目给予了非常大的支持。“他们所试图解决的问题与我们的不谋而合。他们拥有领导资源,他们也希望将墨西哥的科学技术引向最富吸引力和最重要的发展机遇。”


本文发表于2005114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Xinhui Inc.

GMT+8, 2020-6-1 06:18 , Processed in 0.02187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12Reads 管理人论坛

© 2001-2017 Xinhui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