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17|回复: 0

公司的环保成本和效益

[复制链接]

910

主题

910

帖子

273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734
发表于 2016-9-26 13:4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企业无视环境保护最终将自食其果。如果企业大肆排放废气和污水,他们将成为抗议、法律诉讼和负面媒体报道的对象。虽然如此,学者仍在探究一些基本问题,例如,什么措施才能最有效地鼓励公司杜绝污染,为什么有些公司标榜自己坚守环保规范、而另一些公司仍在进行违法的活动?


在近期沃顿商学院所举办的题为“跨越鸿沟:环境可持续发展” 联合国全球影响力学术会议上,与会的一位业内人士和一位教授就上述这些问题给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葛兰素公司的环保、健康和安全副总裁吉姆·哈根(Jim Hagan)称葛兰素作为全球制药行业的领导者之一,它在这方面的动力源于实用主义和自豪感。葛兰素公司总结出污染将导致成本增加并对公司商誉带来损失。而公司希望被所在地的社区视作负责任的一员。


杜克(Duke)大学的管理学教授迈克·李诺斯(Michael Lenox)则持完全不同的看法。他和两名同事对公司就环境管理体系向私营机构ISO(国际标准化组织)寻求认证的动因进行分析。他们发现公司的这种举措既不是为了安抚环境保护主义者,也不是为了赢取媒体的褒奖,而是为了向他们的潜在客户传递某种信号。这些公司希望让他们的客户知道他们是安全的合作伙伴。李诺斯进一步解释道,“比如,福特公司希望他的供货商能通过认证,从而他能对供应活动中的一些责任进行有效地管理。”


哈根约于20年前加入葛兰素公司。当时极少有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相信公司在制造污染这一事实。他说道,“把你自己放在他们的位置上想一下。我们生产的是小药丸,我们的设施都非常清洁,甚至可以用纯净来形容。我曾遇到一位副总裁,他说,‘吉姆,你很不错,但是我们干吗雇你呢?我们有什么环保方面的问题吗?’”


然而随着美国政府对有毒排放物的监管越来越严格,葛兰素的经理们不久认识到他们的确在制造污染。哈根回想道,“还记得影片《永不妥协》吗?我们的情况与影片故事中加州的太平洋电气公司差不多。我们在加州的一名工厂经理制造了一个[]水塘。水塘发生了泄露,污水直接流入了邻近社区的饮用水中。”


与太平洋电气公司不同的是,葛兰素没有试图阻挠原告的诉讼。公司接受了法庭判决,并开始着手治理污染源。哈根说道,“我们的补救措施共花费了2.5亿多美元。从中我们不但认识到了环境保护的重要性,而且还认识到这不仅是因为合乎道德规范,而且对利润有着切实的影响。”


葛兰素的高管也认识到不良的环保记录使成本量化变得更为困难。一些工厂经理过去一向被视为社区领袖,而现在他们突然发现自己成了媒体口诛笔伐的对象。“过去这些人都是你在组建少年棒球联盟时会去拜访的对象,”哈根说道,“但是突然间,他们都成了报纸言论版激烈批评的对象。在这次事件之后,公司内的管理人员都希望我和他们合作了。”


终于,这些经历促使葛兰素公司决定不仅仅是停留在简单地清理污染物上。公司决定采取措施大幅度削减其污染排放量,并宣称将在五年内达标。“我们为此花费了数百万美元。结果在五年内,我们的污染物排放数量下降为不到原来的1%。从长期来看,这的确有助于我们的利润表现。我们的制药过程变得更为经济有效,并且我们不再有与监管机构打交道的问题和成本。”


这些成功事例使公司更加意识到环保的重要性,并积极采取行动维护其作为环保领导者的声誉。这意味着不仅是事后应对问题,而且能事前预见问题的发生。哈根举例道,最近葛兰素的一组科学家正在对公司生产的每种药品的“对于生命周期的全程影响”进行评估。评估的内容无所不包,包括从制药过程所产生的废弃物到患者服药后排泄物中所残留的化学物含量。“我们最大的影响力可能会体现在我们的患者从进入他们的汽车到他们驶到药房的这一行程中。”哈根调侃道。不过玩笑归玩笑,葛兰素正在寻求减少这种污染的方法。与病人一样,公司的销售人员每年也需要驾车数百万英里去拜访医生。哈根称,公司已经开始考虑是否能采取更为高效的途径来进行药品的销售以及与医生的沟通。


从上述葛兰素公司致力于环保管理的情况来看,该公司应当是通过ISO组织环境管理体系认证的公司典范。毕竟,能通过认证也可以作为一种宣传的资本。但是李诺斯和他的同事——达特茅斯大学的安德鲁·金(Andrew King)和威斯康辛大学的安·特拉克(Ann Terlaak)——发现现实恰恰相反。寻求通过认证的公司并非那些环保型的公司,而是那些非环保型的公司,也就是那些排放更多有毒污染物的公司。


为了理解这一现象背后的原因,必须先对认证过程有所了解。环保认证要求公司建立环保管理体系(EMS),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公司必须达到一定的质量标准,例如,将污染排放量减少20%。这种认证构架——对体系、而不是表现进行评估——让人对认证的真正意义提出了疑问:到底是它代表了表现最佳的公司还是仅仅是正在试图做的更好的公司呢?李诺斯注意到,“人们总是认为获得这种认证的都是表现良好的公司,这些公司肯定是环保方面的佼佼者。”


美国环境保护署(EPA)曾考虑是否能在排放许可批准上给予通过认证的公司绿色通道待遇。但是,基于李诺斯及其合作伙伴的研究成果,环保署不应采取这种措施。毕竟,这些学者发现这些通过认证公司的污染排放情况要比未通过认证的公司严重得多。李诺斯承认,“这是令人震惊的发现。我们该怎么解释这种现象呢?我的合作伙伴喜欢用1980产的别克轿车和2002年产的宝马轿车来打比方。如果你的车是别克,你手头很可能有你的维修计划。因此车子的性能也会更好一些。但是,这辆别克的性能永远达不到那辆2002年产的宝马的水平。我认为旧的工厂发现他们需要通过环境管理体系来规避污染排放问题,而新建的、更为清洁的工厂则不需要这么做。”


三名学者的研究成果还进一步发现建立环境管理体系的确有助于环保水平的提高,但是寻求认证并不会带来任何额外的进步。李诺斯分析道,如果环保方面的佼佼者都不寻求这种认证,那么寻求认证的公司势必是出于其他的目的而非真正显示它在环保方面的实力。以此推理,如果公司只是为了提高自身的环保水平,那么他们完全可以只建立环境管理体系,而无需寻求通过认证。


那么为什么公司希望通过认证呢?李诺斯认为这是对客户发出的一种信号,“我们现在可能仍在排放污染物,但是我们正在努力提高,我们关心环境保护。”如果这种假设为真,那么举例来说,那些地理位置远离供应商和客户的公司更倾向于寻求通过环保认证。一家紧邻其客户群体的公司完全可以邀请客户参观公司的运营情况。但是远离其客户群体的公司则不得不通过其它的办法来达到同样的目的——比如,通过环保认证。而这正是李诺斯与合作伙伴所发现的事实——远离其客户群体的公司更可能寻求通过环保认证。


这一发现也同样适用于那些与供应商紧密联系的公司。举例来说,一家公司向一家大型汽车厂商供应零部件。这家供应商与这家汽车厂商的关系就像后者的一个部门一样。正是由于这种密切关系,消费者已把他们认同为一体。对于汽车厂商而言,不断地更换新的供应商既费时又费钱。双方都对这种不平衡心知肚明,因此供应商通过寻求认证来显示他不断致力于高效的运营。


李诺斯把这种情况称为“信息不对称”。当交易双方对另一方情况了解不一致时,他们就陷入信息不对称的困境。这方面的经典例子是二手车的买卖。假定卖方是车的原主,那么他对车的历史情况知道得一清二楚,而买方只能通过车检获得信息。


但是所有这一切对于认证意味着什么呢?认证有价值吗?EPA等监管机构应当信任这种认证吗?李诺斯指出,“[获得认证]表示你已建立了环境管理体系,而环境管理体系有助于在一定程度上提高环保水平。但是这并不是高绩效的标志。因此EPA不应当宣称,通过认证的公司在环保方面业绩显著。这不完全是一件糟糕的事情,但也不会是某些人愿意相信的事实。”


 


本文发表于2005114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Xinhui Inc.

GMT+8, 2020-6-1 06:57 , Processed in 0.01882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12Reads 管理人论坛

© 2001-2017 Xinhui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