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098|回复: 0

海啸灾难的警示:什么才是最佳应急方案?

[复制链接]

910

主题

910

帖子

273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734
发表于 2016-9-26 13:4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沃顿商学院教授让·勒梅尔(Jean LeMaire 上个月来到泰国,主持一场在曼谷召开的研讨会。然而还没等到研讨会开始,他就在普吉的海滩上怀着非常难受的心情近距离目睹了一场在其后几个月中令保险公司和人道主义救援机构疲于奔命的灾难——那场毁灭性的亚洲海啸灾难,那场导致11个国家的170,000多人丧生的灾难。


 


勒梅尔是保险和精算学教授,他指出这次灾难的规模和所受到的全球性关注已经赋予海啸这种自然灾害新的意义。“过去也曾有导致更多人员死亡和更大财产损失的地震发生,但是这是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全球性灾难。全球各个角落的电视都播放着相同的画面,在海啸中伤亡的人员来自众多国家”,并且无处不在的电子邮件不断更新着最新的消息。


 


1226日,勒梅尔正在做清晨潜水前的最后一次设备检查。突然间,海水倒退了有半英里左右。那天早晨,勒梅尔曾感到过一次地震的发生,但是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潜水船的德国籍船主则大叫:“跑!赶快跑!离开海滩。海啸就要来了!”


 


勒梅尔和其他三名潜水小组的游客向内陆方向跑了200码,回头看到第一波海浪已经席卷了海滩旁的旅馆,他们原来准备在几分钟前上的船也已经被吞没了。勒梅尔爬上一张桌子,抓拍了一些照片。就在那时,他看到了第二波——规模更大——的海浪冲过来。他和其他人于是又向内陆方向跑出了半英里,勉强逃过冲天巨浪的袭击。一些泰国旅馆员工将他们这些陷入困境的游客收留在自己家中,在接下去的大部分时间里,勒梅尔就呆在那儿收听电台的报道。后来,他返回了自己住的旅馆。由于他的房间在二楼,因此行李并没有受到损坏。勒梅尔收拾完行李后,搭乘那天下午第一班到曼谷的航班离开了普吉岛。


 


这样的亚洲海啸灾难是保险公司最害怕的事:发生频率不高、破坏性严重、损失金额高、有关灾难发生时间和地点的预测非常困难。


 


勒梅尔说,在经历了佛罗里达州的四次飓风袭击之后,今年的保险行业开市不利。但是,由于本次海啸受灾地区的保险市场并不发达,而且所受损失的财产价值较低,因此本次海啸灾难对保险行业的影响反而不会比其他重大灾难事件所造成的严重。例如,飓风“安德鲁”所造成的保险理赔额为180 – 190亿美元;而对世贸中心的恐怖袭击事件所造成的保险理赔额逾400亿美元。勒梅尔指出,保险公司初步预计亚洲海啸灾难的理赔金额在100亿美元左右。他还指出,对于保险公司的一个额外有利之处是,许多大型跨国公司是在美元汇率高于当前水平时以美元支付的保险费,而保险公司保险理赔的支出是在未来发生的。


 


沃顿风险管理和决策方法中心的主任霍华德·昆鲁斯(Howard Kunreuther 称,他通常认为保险公司和社会能在自然灾难事件的应急筹划方面做得更好,从而减轻损失或提供合适的保险范围。但是,从本次海啸灾难来看,他认为,考虑到类似规模的海啸灾难再次发生的可能性非常之低,因此并不清楚所提供的保险服务是否能收回成本。


昆鲁斯认为,“很难知道怎样做才算谨慎或是应该采取什么行动。也许什么都不做才是谨慎的做法。这实际上是在成本和收益之间所进行的权衡。这种问题必须仔细加以研究。”他与其他人一起合著了一本有关风险管理的新书,书名是《建立灾难模型:管理风险的新途径》。


 


昆鲁斯指出,如果能采用类似于太平洋地区所使用的性能更好的海啸预警系统,那么对1226日的悲剧也许有所帮助。但是考虑到本次海啸所吞没的是许多偏远的村庄,他本人对这种措施是否能真正起到作用也持怀疑态度。他注意到,一些人是因为从鸟类的鸣叫声中得到警示而逃过本次海啸的。“我认为,我们正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我们面对着种种惨状和损失,尤其是生命的死亡,但是我们却根本不知道我们本来是否可以拯救这些生命。”


 


最终环节


 


在海啸灾难发生的数小时之内,全世界的注意力就开始集中到向幸存者提供救援帮助上。军事机构和人道主义行动机构携带着救援物资涌进受灾地区,但是却面临着如何将合适的救援物品送达孤立村庄中受灾人员的巨大挑战,因为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人们也很难到达这些村庄。


 


沃顿商学院的费斯曼-戴维逊服务与运营管理研究中心主任莫里斯·柯恩(Morris Cohen )指出,“这是一个很具挑战性的供应链问题。与红十字会联合开展的大量工作曾对灾难事件发生时如何运送应急物资进行过专题研究,但是我认为他们从未面临过这种规模的灾难。这已远远超出他们的预计。”


 


据柯恩指出,在亚洲海啸和其他灾难事件中,将物资收集起来并且空运到受灾地区的主要机场是相对容易的事。在此之后,救援人员需要将物资运送到散布在被毁坏道路沿途的偏远居民定居点,这才是更加严峻的考验。“在后一过程中存在着很多瓶颈因素,这也说明如何将物资送到灾民手中这最后一环是多么的重要。”他认为,这就像零售业中的分销一样。“商家即使在仓库中能备齐所有货物,但是如果商家无法将货物销售到顾客的手中,那么一切都是无用功。”


 


费斯曼-戴维逊研究中心的另一位主任马肖·费谢(Marshall Fisher )将零售业的比喻用在另一方面。在灾难中,人们很难确切地了解到什么地方需要什么救援物资。费谢指出,“零售业中最大的问题是了解到人们的需求。”他认为节假日之后的大规模销售就是零售业公司在这一方面表现不及格的证明。“而且,我们所处的是一个结构完善的经济体,这种预测工作已经持续了几十年,积累了许多数据,但却仍然无法准确预报市场需求。”他同意,与为一件毛衣颜色争论不休的美国消费者相比,灾难援助对象可能不会那么反复无常,但是事件的重要性则不可同日而语。


 


他说道,“当你深入到当地零售终端时,对任一社区中确切的货品组合进行预测是非常困难的。这是一个他们将继续为之奋斗的难以预料的问题,和零售业中的某些环节非常相象。


 


驴和马


 


马吉·司徒瑞(Marge Tsitouris)于1996年至2002年间任职国际救援组织CARE的应急反应事务负责人。发生于中美洲的米奇飓风,卢旺达、科索沃及波斯尼亚地区的冲突事件,北朝鲜的饥荒问题仅仅是她所经历过的部分灾难性事件而已。


 


她指出,对于一个救援组织而言,在受灾国的长期经历是在开展灾难救援时最有力的支助。例如,在飓风米奇袭击尼加拉瓜的时候,CARE组织已经在当地开展了教育和孕妇保健项目。因此当需要将物资送到灾民手中时,CARE的救援人员知道该选择哪些偏远的道路,或是知道该雇佣哪些当地人员去完成任务。他们使用当地的交通系统——驴和马。


 


在受灾国所开展的当地项目也有助于解决费谢所提出的库存选择问题。对人们需求的理解和对当地采购地点的熟悉至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轻物流方面的压力。司徒瑞称,“我们在灾难发生之前就已经对此作好准备。我强烈感到空运物资不是有效的解决之道。你所应当做的是建立起在当地的网络体系,这样的话,在类似的灾难发生时,你就可以尽量向当地的供货商采购。除非实在有必要,否则你就可以不必向灾区空运物资,这应当是你最后才考虑的解决方案。”


 


从本次海啸灾难救援行动一开始,CARE和其他救援组织就强调现金——而不是捐赠品、物资或者甚至是地面志愿者——才是他们所最需要的。司徒瑞指出,“每个人都喜欢捐赠物品。在飓风米奇肆虐之后,曾有人说,‘我有一架飞机。我可以飞到你们那儿吗?’或是‘我可以帮忙收集罐头。’人们都喜欢这种给予的感觉。他们可以标榜说他们向灾区提供了罐头或者冻火鸡。但这不是最好的提供帮助的方式。提供救援事务是有成本的,而且成本相当巨大。”


 


善意的志愿人员也可能像热带灾难地区中的冻火鸡一样难找。“这些人必须是专业人士,这是非常重要的。他们知道如何进行通讯,如何组织人们,和如何找到合适的避难居所。灾难发生时的混乱场面简直令人难以想象。当你看到灾民正在受苦受难的时候,作为个人你会受到极大的震撼而可能不知所措。因此志愿者必须是那些此前已处理过类似事件的人员。”


 


并且,即便在最好的情况下,当地的政治和文化因素也将产生复杂的影响,因此没有经验的救援人员有可能把局面弄得更糟。司徒瑞说道,“当你向资源贫脊地区提供救援时,你将必须在那些得到救援物资的人群以及那些没有得到的人之间使用一些政治手腕。最为关键的是,我们的救援要能送到那些最需要救助的人们手中。如果对当地文化没有深刻的理解,那么你就可能犯很多的错误。”


 


她补充道,军队可以在灾难救援方面提供很大的帮助,尤其在救援行动的初期。军队的作用是能建立野战医院救治伤者,他们也拥有大量物资和运输手段向偏远地区提供救援资助,尤其是直升机更能大显身手。“在救援行动初期的一段时间里,军队能提供有效的帮助。但是随着救援行动的展开和深入,你就必须依靠政府和人民的力量。你需要民众来将救援行动进行下去。”


 


西班牙Empresa商学院的商业运营教授路易斯·索里斯(Luis Solís)指出,“也许,物流方面最大的挑战之一并不是如何将救援物资运送到受灾国,而是如何将物资最后送到灾民手中——也就是规划出如何在没有基础设施或交通装备的情况下最终将物资运送到受灾村庄或地区。”“例如,只要中美洲发生地震,总会有大量的救援物资集中起来,但是无法被发送[到急需这些物资的灾民手中]。由于绝大多数的基础设施都已在灾难发生时被破坏或损毁,因此这可能是物流方面最为重要的挑战之一。”“借助通讯和计算机系统的帮助”,这个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得到解决,人们能将具有最高优先度的救援物资送到那些最需要这些物资的受灾地区。


 


索里斯将日本视作在灾难应急方面准备充分的例子。“日本国内的地震和海啸发生频率较高,日本人总是忙于分析灾难应急预案,他们深知这些灾难随时可能发生…… 在风险管理中,人们已经意识到,如果没有制定充分准备的应急预案,那么在灾难来临时所作出的许多决策都可能不是最佳方案,在那种情况下已经没有时间来分析行动是否正确。有所准备的应急预案可以将负面因素的影响减少到最低程度。”


 


信任的话题


 


<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 TEXT-INDENT: 20pt; mso-pagination: widow-orphan; mso-char-indent-count: 2.0; ms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Xinhui Inc.

GMT+8, 2020-6-1 05:56 , Processed in 0.02212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12Reads 管理人论坛

© 2001-2017 Xinhui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