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442|回复: 0

中国在全球经济动荡中作用的真相

[复制链接]

689

主题

691

帖子

346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467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6-9-22 17:5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英国退出欧盟、欧洲因为移民危机而形成的紧张局势,以及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的各种辞令都只是蔓延全球的反全球化进程最近的几个引爆点。许多人怪罪中国,认为是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导致了他们母国从工业衰退到通货紧缩等一系列经济病症。两位美国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都指责中国的出口损害了美国的就业。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特别谴责中国通过故意操控货币来推动出口,并承诺以牙还牙,向美国从中国进口的产品施加高达45%的抵消性关税。他和其他批评家还认为中国正在通过低价补贴出口将通货紧缩之火引向全世界。

在全球经济疲软时期,每个国家的公民可能都会觉得自己更加脆弱,特别是当面临的外部力量超出了他们的控制能力。但是,沃顿商学院的专家认为,一些说中国伤害了其他经济体的论点已经过时了,并提出了更加实际的看法,。“特朗普应该高兴中国正在‘操控’人民币”,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赵敏渊(音译)说道,“否则,如果按照市场的力量,人民币的不稳定性和价值下跌程度可能比现在还要高。”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研究部门副主任斯科特·肯尼迪(Scott Kennedy)同意这一看法,“特朗普对人民币的看法至少落后5到10年,几乎没有证据表明人民币现在的价值被低估了。”

中国经济放缓带来的通货紧缩压力和产能过剩可能更应该算作一个威胁。从中国钢铁和纺织等产能过剩行业出口的产品正在压低这些产品的价格,对其他国家的竞争对手造成威胁,专家说道。但是就目前而言,大部分影响仅限于特定领域,并没有对整个经济体中的物价产生广泛影响,而且受到影响的基本只是那些直接参与这些行业竞争的国家。“并没有十足的证据表明中国的出口已经对全球经济造成了宏观影响,从整体上拉低了价格,”肯尼迪说道。而且相反的是,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EI)常驻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认为,“全球通货紧缩最大的原因是廉价的石油。”很多专家认为廉价石油现象的产生是因为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过度生产和美国的页岩气革命,而不是中国的需求放缓。

就目前而言,中国自身经济所承受的压力更能准确地解释人民币的走势和通货紧缩的压力,用不着故意让它的邻居受穷,沃顿商学院专家说道。中国自身也处于通货紧缩之中,是因为全球经济放缓使全球对中国产品的需求锐减,从而导致中国国内经济下滑。自2010年起,中国的出口增长率一路下滑,今年有几个月更是跌至零点或零点以下,宾州匹兹堡PNC金融服务集团资深国际经济学家威廉姆·亚当斯(William Adams)说道。国内和全球需求的下降反过来导致工业价格下跌和产能过剩。但是关闭垮掉的工厂又会造成大面积失业和动荡蔓延。“这更像是一个中国的问题,而非全球问题,”史剑道说道。

这造成的结果就是,尽管习近平主席想要降低产能过剩,但是一些政府资助的银行却在通过债务展期的方式让许多摇摇欲坠的企业仍旧苟延残喘,为经济危机的产生制造可能性,沃顿商学院管理学荣誉教授马歇尔·梅耶(Marshall Meyer)说道,“中国经济中值得担忧的地方很多,特别是债务水平,如果银行业或金融体系崩溃的话,情况会变得更加难以预测,特别是因为银行业关系到居民储蓄以及膨胀的房地产市场,”鉴于这些潜在的危险,“稳定的重要性压倒一切”,这就解释了中国的人民币政策和通货紧缩的可能性,赵敏渊教授说道。

人民币动态体系:估值过高

不可思议的是,即使存在这么多的批判之声,今天人民币的价值还是被高估了,从而对中国的出口造成损害。“中国正在反着这些批评声音来,”史剑道说道,“如今中国正在干预信贷市场,人为抬高人民币的价值。如果他们不干预的话,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就会下降,就会在全世界产生更多的通货紧缩压力。”PNC集团的亚当斯认同这一说法,“中国的出口行业疲软,经济面临通货紧缩,情况无疑比其他国家都要糟糕,越是以市场决定汇率,就意味着人民币兑美元的能力愈加软弱。”在2016年五月份的世界货币报告中,一贯倡导反对人民币贬值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发现没有出现汇率失准的情况。

为什么中国要阻止其货币价值进一步下跌?自2013年开始,经历了将近十年随着中国经济走强,人民币兑美元升值期后,中国开始允许其货币贬值从而更好地与市场实情保持一致。这一举措反映了中国国内经济下滑的局面,国内工资开始上涨,贸易优势开始下滑。与此同时,美元兑其他漂浮不定的货币的价值飙升了20%。

但是贬值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在2015年8月,人民币出现了自1994年来最大的一次一日大跳水,当时国际市场把人民币的这次贬值看作国际货币战争中的一次突袭。但是这次贬值也是为了让市场在决定汇率方面有更大的发言权,从而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它纳入特别提款权储备货币的货币篮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15年9月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中。

人民币贬值也引发了大量资本外流,这些外流的资本开始榨干中国的外汇储备,速度之快很可能就会轻易失去控制。在2015年,中国的外汇储备是3.3万亿美元,而2014年这一数字是3.8万亿美元。“如果人们认为汇率会下降,他们就会把钱转移出去,然后汇率就会像自我实现的预言那样下降,”梅耶说道,“因为人民币升值和更高的利率而流入中国的热钱现在又要流出了。”

自此之后,市场动荡继续折腾着中国的经济政策制定者。一月份出台的数据显示中国国内生产行业连续第五个月放缓,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指数一下子狂跌6.9%,在全世界引发了一场市场暴跌。人民币在一月份的外汇市场也极为动荡。

由于市场决定汇率而导致的市场动荡和资本外流让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变得更加谨慎,他们现在似乎正在追求走一条控制性更强的金融市场自由化道路,专家说道。赵敏渊认为,“人民币汇率之所以能够保持在今天这样一个水平,都归因于中国的政策制定者相信稳定符合中国和全世界的最佳利益。因为货币贬值可能会造成恐慌、资本外流和进一步的贬值,所以中国政府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持稳定性。”

与此同时,史剑道说道,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对美国的失业状况从来没有产生过很大影响。就在1994年中国降低人民币价值之前,美国的失业率是6.5%,而在人民币贬值之后,美国的失业率不升反降,下降至4%以下。在2005年6月,就在人民币开始稳步升值之前,美国的失业率是5.6%,然后在2014年由于美国和全球金融危机上升至7%,并没有因为人民币升值而下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不管是上升、下降,还是偏移,美国的就业情况几乎全在于美国做了什么,而不是中国做了什么,” 史剑道写道。

通货紧缩:一个更大的幽灵

专家表示,对比而言,中国经济下滑和随之而来的工业产能过剩更有可能削弱世界经济,而非它的汇率。例如中国生产的钢铁占世界一半。史剑道认为,“因为钢铁在全世界进行交易,它可以在世界范围内带来通货紧缩压力,因此也得到了最多的关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数据(OECD)表明全球33%的产能过剩集中在钢铁行业。沃顿商学院梅耶教授指出,钢铁价格已经从2008年的1100美元一吨跌至今天的350到400美元。在一月份,中国承诺裁掉180万煤炭和钢铁工人。

但是其他行业的产能过剩可能就不会有这么广泛的影响了,只会局限在那些直接参与竞争的国家,例如造船行业的韩国和日本,纺织行业的越南和孟加拉,史剑道说道。美国并没有像这些国家一样受到影响,他指出,“虽然可能有通货紧缩的压力,但美国不必担心,因为我们发现它并不是负面压力,”在服装和消费电子产品领域我们正好可以享受这种较低的价格。但是CSIS的肯尼迪表示,“随着中国的比较竞争优势越来越与一些工业化国家重合,这种对通货紧缩的担忧将会变得越来越严肃,中国可以像生产钢铁一样生产半导体产品。目前仅在特定行业中出现的问题可能会演变成更大的问题。”

如果中国希望避免大规模的企业关闭、失业和社会不稳定状况,那么中国的工业产能过剩将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缓解,专家说道。“这种影响需要一个缓慢的周期才能消解,”亚当斯说道,“近期全球需求没有足够的上升空间来在消化掉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过剩的产能。”但是中国在工业生产能力方面的投资似乎正在下降,他指出,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中国东北部的工业投资在2016年上半年同比下降了31%。史剑道表示,“产能过剩的确反映的是中国的劳力问题,中国的劳动人口正在变老变少。如果中国希望以一种有序的方式结束产能过剩,它将会随着人口变化的速度而发生,这可能需要数年或数十年来实现。”

与此同时,有序校正产能过剩的代价是企业的债务高筑,因为那些濒临倒闭的公司不断得到更多资金得以存活,投资的资金最终都用来支撑那些亏钱的企业,而不是建立更多可以独立发展的企业、推动中国向以消费为基础的可持续发展经济体过渡,减少对重工业和出口的依赖。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支持削减过剩的产能和企业债务,但是却面临着来自方方面面的政治阻力,梅耶说道:“我在一定程度上相信习近平不会想要在全球通货紧缩方面进行恶性竞争,它带来的经济影响相当于核战争,每个人都会很痛苦。但是就我多年观察,习近平面临的内部阻力比其他方面都多。”此外,地方上的政治领导也在不断斗争,希望他们的工厂可以继续运营,人们都能保住工作。

因此,如果中国发现它处于绝境中的时候,它可能就会采取一种“鱼死网破”的方法,将它的产能过剩和通货紧缩向全球出口,梅耶说道。“这对世界其他国家来说可不好过,但我不确定这是否会是一个有目的的或故意为之的策略。”梅耶表示,中国的第一选择是削减产能,第二选择是将产能出口至新市场,例如通过“一带一路”战略将产能输送到中亚,第三选择是在海外设立企业运营机构,然后从中国购买输入产品,最后一种选择是大规模输出过剩的产能。“这就相当于你现在有一个准备好引爆的债务炸弹……但问题是,‘是中国的债务炸弹,还是其他国家的各个行业率先崩溃?’”

贸易战争?

但是,向中国挑起贸易战争并不是最明智的选择,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和劳德研究院主任莫瑞·吉兰(Mauro Guillen)说道,“在中美两个最大的贸易国家之间挑起贸易战争不合情理,尤其是适逢全球经济中已经出现太多的紧张和摩擦,最终的结果将不利于全球经济。”他指出,只有三个大经济体在与中国的贸易中出现顺差,日本、韩国和台湾,因为中国需要从它们那里购买输入产品来制造它的出口产品。“如果你伤害了中国,你就伤害了日本、韩国和台湾,从美国国家安全的角度来看,这一点都不合情理,”他说道。

但讽刺的是,受到两位总统候选人冷嘲热讽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却是美国制衡中国出口最好的武器,梅耶说道。“总统候选人认为,如果我们加入这项贸易协定,我们国家将会失去一些工作岗位……但是我们应该这样想,如果我们不跟这些TPP国家做贸易的话,中国就会跟他们做贸易。”

总而言之,中国和美国这两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都必须采取负责任的行动,否则将会招致更大的灾难。“当今的世界经济是一体的,如果你伤害了一个国家,那你就伤害了所有国家,” 吉兰说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Xinhui Inc.

GMT+8, 2020-11-29 07:28 , Processed in 0.02270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12Reads 管理人论坛

© 2001-2017 Xinhui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